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lebo视讯 > 达姆弹 >

志愿军的狙击之王——张桃芳

发布时间:2019-06-29 21:49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张桃芳(1931-2007),出生于江苏省兴化市。于1951年3月从军、加入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战争中,据报道在537高地创下击杀或毙伤 214名美军敌人的击杀纪录。

  从1952年开始,抗美援朝战场上的敌我双方形成了局部对峙。虽然装备上的劣势使得志愿军在阵地战初期处于下风,但他们凭借着灵活的战术和无穷的创造力,在世界上首次将单兵进行的狙击作战改进为一种群体性的、带有战略性色彩的作战形式,即“冷枪冷炮运动”。这种战术和其他阵地防御作战手段结合后,产生了巨大的威力,为志愿军夺取战场主动权,进而夺取战争的最后胜利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

  “冷枪冷炮运动”中出现的最具传奇色彩的英雄人物便是志愿军第24军72师214团8连战士张桃芳。张桃芳1953年1月进入597.9高地。张桃芳当时只有22岁,从未参加过实战,1952年1月29日第一次参战,连放12枪却未伤一敌,还差一点儿被敌人冷炮炸伤。

  但他称得上是天生的狙击手,经过分析总结,很快就进入角色,第二天就击毙1名美军。随着实战经验的不断积累,他的杀敌数字也与日俱增,2月15日他以9发枪弹消灭了7个敌人,超过了战友们的记录,并荣立三等功一次。此后,张桃芳越战越勇,第40天时便以耗弹240发毙敌71名的战绩成为全连第一号狙击手。

  当他毙敌113名时,连里选送他到射击训练班深造,回到前线后更是一发不可收拾,每次出战均有斩获。在此期间,他还曾与敌人派出的“反狙击手”上演过一场两个顶尖射手之间的精彩对决。1953年初夏的一天,天气晴朗,万里无云,张桃芳照例一早就上了阵地。他刚沿着交通沟走进三号狙击台,就有一串机枪子弹贴着头皮飞过。张桃芳脑袋一缩,趴在了交通沟里,神经陡然紧张,感觉到了一种异样的气氛。“今天苗头不对,看来对面有人在等着我。”

  交通沟里丢着一顶破钢盔,张桃芳顺手拾来,用步枪将它顶起露出交通沟。以前他曾多次用这种方法引诱对手暴露位置。可这次钢盔晃了半天,他的对手却一枪未发,显然也是一位经验丰富的射手。

  “总算遇到对手了,这种小把戏糊弄不了他。”张桃芳暗道。他在交通沟里匍匐前进,到了交通沟尽头,突然窜起,几个箭步穿过一段小空地。他刚要进狙击台,对面的机枪又是一个点射,子弹紧追着他的脚跟,打得地面尘土飞扬。张桃芳双手一伸,身子一斜,像被击中似地摔进了狙击台左边的掩体里。

  这个假动作显然蒙骗了对面的射手,他暂时停止了射击。张桃芳慢慢地从掩体里探出头,开始搜索对面阵地。他先仔细观察了美军阵地上的机枪掩体,发现有两挺机枪正向其它方向射击。张桃芳没有出枪,因为他明白,这在某种程度上是诱饵。真正的对手肯定躲在其它地方,也在搜寻他的位置。只要他一开枪,马上就会引来杀身之祸。张桃芳很清楚,自己此刻的目标只有一个,就是对面那个最狡猾也是最可怕的对手。

  他耐心等待着,搜索着。终于在对面山头上两块紧挨着的岩石缝隙,发现了对手的位置。张桃芳立即出枪,将枪口对准了对手的脑袋。然而就在他要扣动扳机的一刹那,他的对手也发现了他,脑袋一偏,脱离了张桃芳的枪口,紧接着手中的机枪就吐出了火舌!张桃芳再次被压制在掩体内。这一次,他的对手显然也意识到了他的厉害,机枪枪口始终对准了张桃芳的狙击台,几秒钟就是一个点射。张桃芳稍微露头,立即就会引来一个长点射。张桃芳没有着急,坐在掩体后面,静静地观察着对手的弹着点。

  过了很长时间,他忽然发现对手似乎把注意力主要集中在狙击台左侧,也就是他现在所呆的位置,而对狙击台右侧打的次数不多,并且中间常常会有一个间隙。他在砂袋的掩护下,慢慢地爬到了狙击台右侧,轻轻地把步枪紧贴着砂袋伸了出去,但没有开枪,因为他需要判定这究竟是对手的真正疏漏,还是设下的一个圈套。

  他足足等了十多分钟。机枪的弹着点表明,他的对手的确没有发现他已变换了位置。时机终于到了!当他的对手刚刚对狙击台右侧打了一个点射,把视线和枪口转向左侧时,张桃芳猛地站起身,枪托抵肩,即刻击发。几乎与此同时,他的对手也发现了张桃芳,立即转动枪口扣动了扳机。

  高手对决,胜负只在瞬间。张桃芳的子弹比对手快了零点几秒。就是这零点几秒,决定了两位的结果。当张桃芳的子弹穿过对手的头颅时,对手点射的子弹却贴着张桃芳的头皮飞了过去。

  张桃芳的这杆枪令敌人闻风丧胆,敌人开始用六О炮报复我们的狙击能手,开始了一场炮与枪的较量。

  一阵机枪扫射击,一阵炮轰,使张桃芳的四周硝烟弥漫,然而精明的张桃芳却没伤一根毫毛。等一个敌人探出脑袋探听“胜利成果”时,张桃芳又是“叭”一枪,这个敌人裁倒下去。一个投降的敌兵竖起大拇指说:“你们的狙击兵说打脑袋就不打脖子,太厉害了。”恼羞成怒的敌人继续组织更疯狂的轰击。在张桃芳的隐蔽处,是一块1米多高的石头,敌人对着这块石头猛轰,石头被弹片削得低了一大截,然而我们英雄的狙击手仍顽强地坚守在阵地上。

  敌人的反扑,一次次失败 。尽管如此,敌人,还在继续耍花样,为了侦察我狙击手的准确位置,狡猾的敌人扎了四个草人,在草人的掩护下用望远镜观察我们。张桃芳从阳光照射下的望远镜的反光中发现了敌人,“好小子,你想来参观我们的阵地吗,对不起,我们阵地谢绝参观!”。“叭” “叭” “叭”枪声响了,敌人一个个倒下去,新花样又失败了。

  1953年5月26日,张桃芳归国参加青年团全国第二次代表大会,当他再次归队时,朝鲜停战协议已签字生效,因此他的杀敌纪录就永远定格在“214”这个数字上了。他从当年1月29日开始参加狙击小组,到5月25日为止,时间不到4个月,除去集训、开会等活动外,实际参战时间只有32天,累计耗弹442发,毙敌214名,创下了志愿军狙击手单人最高战绩。

  值得一提的是,张桃芳使用的是一支苏制1944年式骑枪。这种枪枪管较短、散布面较大,如果不是他的天赋加上后天的刻苦训练,是很难取得这样的好成绩的。因此他先后荣获志愿军特等功臣、二级英雄称号,并获得朝鲜一级国旗勋章。1954年张桃芳调入空军任歼击机飞行员,退役后在潍坊空军某师任政治教导员。

http://sanjay-j.com/damudan/142.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