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lebo视讯 > 大麻植物 >

这些植物如此美丽人类却让它们结出了罪恶的果实

发布时间:2019-07-26 19:18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缉毒题材的影视剧《破冰行动》、《湄公河行动》都是近年来的“爆款”,人们在钦佩缉毒英雄的同时,也受到了禁毒教育:可卡因、、等等已是众所周知的毒品名称,大家也都晓得,这些毒品或多或少来源自一些能够作用于神经系统的致幻植物。

  但你知道吗,撇开毒品的污名不谈,这些植物大都很漂亮,而且另有许多功能价值。它们被毒品牵连遭受非议,纯属人类偶然挖掘了它们的致幻魔力。

  现代毒品种类繁多,可按流传时间、制造原料和方式,大致分成传统毒品和新型毒品。传统毒品是人类最早使用、从植物体内提炼精神活性物质或再进行加工的禁药。令人闻名色变的鸦片(大烟)、(白粉)、可卡因、大麻等都属于天然或半天然的传统毒品。新型毒品则是相对传统毒品而言,指人们利用简单的化学品通过化学手段合成的精神活性物质。下面我们就来认识一些让人飘飘欲仙的著名的毒品植物。

  原产地可能是地中海东部地区。未成熟的果实含有乳白色浆液,制干后即为鸦片。果壳含有吗啡、可待因、罂粟碱等多种生物碱,我国古人拿它加工入药,有止咳、止痛和催眠等功效。

  吗啡是鸦片的主要成分,经过提纯,鸦片可“简化”成吗啡。吗啡是一种止痛剂,能直接作用于中枢神经系统,改变人体对疼痛的感觉。但多次使用会让人上瘾。吗啡再经过化合合成,可制成成瘾性更强的毒品,又名二乙酰吗啡。

  罂粟的种子无毒,可作调味料,或榨油供食用。在欧洲中部地区,传统的肉类烹饪、制作某些面包蛋糕时会加入罂粟籽。我国古代把罂粟籽叫做御米、米囊子,南宋大臣许及之有首五言绝句《米囊花》云:御米具体微,有罂无储粟。妖艳耿春光,名佳不翅足。

  若非被人类的错误利用限制了前途,绮丽妖娆的罂粟应该能发展成艳压群芳的观赏花卉。

  原本,中国古人就很欣赏它的美。直至明代末年,罂粟花仍被视作稀少名贵的佳卉。明朝万历年间,政客文人王世懋在《学圃杂疏·花疏篇》中赞赏罂粟“花最繁华,其物能变,加意灌植,妍好千态……又有一种小者曰虞美人,又名满园春,千叶者佳。”随后时期的人文地理学家徐霞客旅行至贵州省白云山,遇见一片火红火红的罂粟花海,惊叹不已,流连忘返,遂在《徐霞客游记》里记述:“罂粟花殷红千叶,簇朵甚巨而密,丰艳不减丹药也。”

  罂粟属约有100种成员,幸好只有罂粟这个种可以制出鸦片,因此罂粟的姐妹们、其他罂粟属植物能避免“禁种罂粟”的悲哀命运,我们才得以见识多姿多彩的园艺化罂粟属花卉,如虞美人、野罂粟(冰岛罂粟),鬼罂粟(东方罂粟)。其中最常见的栽培种是虞美人。

  既然是同属姐妹,那怎么辨识罂粟和虞美人、野罂粟呢:罂粟有茎生叶,全株近光滑无毛,花蕾光滑无毛,果实大;虞美人有茎生叶,叶羽状全裂,长满毛,花蕾外面长有明显的白色刚毛,果实小;野罂粟的叶全部基生,无茎生叶,花蕾生有浅棕色毛。

  目前多数分类学者认为,大麻属仅有一种,即大麻,原产于锡金、不丹、印度和中亚细亚,我国南北各地均有栽培或逸为野生。

  大麻下分3个亚种,或者分2个品种系,分别是印度大麻、火麻(国内又称大麻),和1个野生型。

  印度大麻生产大量精神活性化合物,植株矮小,多分枝,节间短而实心,这是真正用于制造毒品“大麻烟”的品种,大多数国家都禁止栽培。有意思的是,大麻植株如同人类身体,有雌雄的性别之分,即一株大麻只开雌花或者雄花。大麻类毒品的精神活性成分主要是四氢大麻酚,它提炼自印度大麻的雌株之花序和毛状体。吸食大麻的最早证据可追溯到新石器时期。在如今罗马尼亚的境内一个古代墓地曾出土过宗教用的炭炉,其内就有烧焦的大麻种子。

  锡金、不丹至我国栽培的大麻多为火麻。火麻具有又高又细、稀疏分枝的茎和长而中空的节间,茎皮纤维长而坚韧,可用来织麻布或纺线、制绳索、编织渔网和造纸;种子含油量30%,可榨油作油漆、涂料等,油渣可作饲料。

  中国关于大麻的信息始载于约在秦汉时期成书的《神农本草经》,书里称其为一年生草本植物,主要用途是制造麻绳。大麻的古代别名有不少,早在公元二世纪,东汉的崔宴就发现大麻的雌雄之分,并称雄株为“枲”“牡麻”,称雌株为“怠”“子麻”,再如《日用本草》之火麻、《尔雅翼》之汉麻、油麻、胡麻,本草学家李时珍的名著《本草纲目》总结道:“大麻即今火麻,亦曰黄麻。处处种之,剥麻收子。有雌有雄:雄者为枲,雌者为苴。大科如油麻。叶狭而长,状如益母草叶,一枝七叶或九叶。五六月开细黄花成穗,随即结实,大如胡荽子,可取油。剥其皮作麻。其秸白而有棱,轻虚可为烛心。”据此可知,大麻浑身上下皆有利用价值,但未见中国古人发觉它的致幻功能。

  古柯属约有200种,灌木或小乔木,分布于热带亚热带地区,主要生活在南美洲。我国产2种,土生土长的是东方古柯(Erythroxylum sinense),分布在长江以南多数省地;另一种为引进栽培,就叫古柯,是提炼毒品可卡因的原料植物之一。还有一个种也能生产可卡因,叫药古柯(Erythroxylum coca)。

  细心的读者可能注意到,药古柯的学名种加词coca十分眼熟,似乎和风靡全球的经典碳酸饮料可口可乐的英文名Coca-Cola差不多?

  没错,可口可乐之“可口”即来自古柯属的英文名。自1885年诞生之时起,可乐的配方里便有古柯叶提取物古柯碱的身影。古柯碱的英文名是Cocaine,故中文又叫“可卡因”,这是重要的局部,也是臭名昭著的兴奋剂类毒品。顺便一提,“可乐cola”则是梧桐科可乐果属的学名兼英文名Cola,该属植物为这款碳酸饮料贡献了咖啡因。20世纪20年代末,可口可乐终止添加古柯碱。

  在原产地阿根廷、秘鲁、玻利维亚、乌拉圭、哥伦比亚等国家,古柯类是传统的经济作物和药草,在印加帝国文化中占有重要地位。古柯叶含可卡因的量其实很低,只有0.25%至0.77%,要经历数道提炼程序,才能纯化制得毒品。当地人一般嚼食古柯叶,或者饮用古柯茶,以驱除疲劳感,但不会出现中毒反应。

  与其他毒品植物最大的区别是,草麻黄是唯一一种裸子植物,相对于能开花、结果的被子植物而言,裸子植物是一类不会开花、结果、但有种子(依靠种子进行繁殖)的植物。所以草麻黄及同属几种植物的功用部位肯定不是花和果,中国古代总取它们的茎和根入药。

  麻黄科仅有一属,即麻黄属,该属约有40个成员,分布在亚洲、美洲、欧洲东南部和非洲北部等干旱、荒漠环境。我国有12种4变种,分布区较广,常生于干旱山地、贫瘠土壤及荒漠,可以固沙保土。麻黄属多数种含生物碱,自古便是寻常的传统药草,但从19世纪80年代,日本学者从麻黄类体内分离出麻黄碱后,麻黄就开始变成毒品的载体。

  1893年,另一位日本化学家利用麻黄碱首次合成了甲基苯丙胺,又名去氧麻黄素。后来科学家发现,这种与麻黄碱的化学结构很相像的新产物能够消除疲劳感,使人兴奋不已。于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法西斯国家批量生产甲基苯丙胺及衍生品,再分发给将士和服务于军事的工人服用,希望他们变成不倦不休的战斗与劳作机器。

  二战结束后,苯丙胺类化身为抗疲劳药物从战场侵入民间。由于化学合成技术的革新,二十世纪末至今,甲基苯丙胺以摧枯拉朽之势碾压无数人的心,因其外观呈纯白结晶体,晶莹剔透,故得一俗名“”。

  尽管毒品令听者惊魂丧魄,但多数毒品最初进入人类生活时,并非“毒品”,而只是治愈精神疾病,尤其是缓解病痛的“家常麻醉剂”,或者帮助生产力落后的古人提神醒脑、消除劳作疲乏、克服艰难困苦的“咖啡豆或茶叶”,它们都属于精神活性药物(psychoactive medicine)。

  澳大利亚的土著穿越漫无边际的沙漠时,常咀嚼一种叫pituri的由几种植物(主要是烟草属种类)的叶碎混合成的东西,类似南美洲的印第安人咀嚼古柯叶,以忍受高海拔地区低氧的生存环境。

  渐渐地,精神活性药物变成了宗教迷信活动的重要工具,人们通过这些药物的致幻作用,去接触他们信仰的神灵。萨满巫师跳大神时,总要先吃下用致幻植物制成的灵丹妙药,坠入云雾缭绕的状态,据说这样才能和神灵胡言乱语,或者见识天外世界。

  后来,除了患者和巫师,越来越多的普通人也发现了精神活性药物可使神经兴奋的好处,进而将治病通神的药,开发成纯粹娱乐身心的工具。这时候,精神活性药物便有了毒品的性质。逃避痛苦、追求快乐,可以说是人类的本能动机。广义上,但凡一个人对某种药物产生精神依赖,而且用药只为享受快乐,那这种药物就是这个人的“毒品”了。

  而严格地讲,毒品是个以法律为依据而定义的名词;任何一种能作用于神经系统的药物是否为毒品,取决于法律对毒品种类的界定。由于各个国家(地区)的法律对毒品的范畴界定有所差异,全球的毒品名单就不完全一致了。

  譬如大麻,在大多数国家,包括中国,吸食大麻是违法犯罪的行为,但在美国的部分州、加拿大、荷兰、捷克等地,却可以合法或无罪化使用。“毒品合法化”地区总把毒品美名成“娱乐性用药(Recreational drug use)”,这样宽松的态度使得大麻已变成世界上“最受欢迎”的毒品了。

  相比较而言,中国对毒品的法律界定和禁毒的力度一直毫不留情。《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357条规定,毒品是指鸦片、、甲基苯丙胺()、吗啡、大麻、可卡因以及国家规定管制的其他能够使人形成瘾癖的品和精神药品。《品及精神药品品种目录》列明了121种品和130种精神药品,基本囊括一切“娱乐性用药”。经过连续多年开展专项行动,“2018年,中国现有吸毒人数占全国人口总数的0.18%,首次出现下降。”《破冰行动》的结局表明,制造贩卖毒品达到巨额程度,可被判处死刑。实际上,中国是全球少数几个会对涉毒犯处以极刑的国家之一,足见我国禁毒的决心。

  从毒品的法律定义可知,毒品最显著也最可怕的特点就是“能够使人形成瘾癖”。瘾指“特别深的不良嗜好”,癖的意思是“对事物的偏爱成为习惯”。

  毒品之毒便集中表现在两点:摧残身心健康;使吸毒者把这种不良影响变作极难戒除的习惯。为何吸毒者明知毒品戕身伐命,还要一而再、再而三地触碰?主要因为毒品能让大脑产生快乐的感觉并忘记苦痛,但过量毒品会损害神经元,快乐之后痛苦相伴,而且每吸一次毒,吸毒者体内会产生相应程度的耐受性,为了重复体验那种凭空发生的畸形快乐,吸毒者会越发渴求毒品,一次次加重吸毒量。若停止吸毒,则出现药物戒断症状,产生比染毒之前更剧烈的痛苦。无法忍受的吸毒者只能跪倒在毒品面前,陷入“乐极生悲”的恶性循环之中,直至死亡。

  当越来越多人把追求极致快乐变成嗜好,吸毒往往就从“个人自残行为”发展成危害社会安定的犯罪事件。《2018年中国毒品形势报告》便指出“毒品滥用不仅给吸毒者本人及其家庭带来严重危害,也诱发盗抢骗等一系列违法犯罪活动。长期滥用合成毒品还极易导致精神性疾病,由此引发自伤自残、暴力伤害他人、‘毒驾’等,肇事肇祸案件时有发生,给公共安全带来风险隐患。”所以立法禁毒是必须的。

  如果说传统毒品是人为发掘的天然双刃剑药物,那新型毒品便是人工创造的娱乐精神、腐蚀生命的纯粹毒物。后者最令人担忧的“优势”在于,通过纯化学手段,人们能利用简单的化学品,从无到有地发明新的精神活性物质,这意味着新型毒品的制造愈发脱离致幻植物提供原料,制造方式更加简便、成本更加低廉,导致传播越来越快、越来越广,而且毒品花样日新月异、变化莫测,给禁毒任务雪上加霜。

  根据《2018年世界毒品问题报告》,“2009 年至 2017 年期间总共报告了 803 种新型精神活性物质……虽然 2016 年的新型精神活性物质缉获总量有所下降,报告缉获新型精神活性物质的国家数量却有所增加,使用新型精神活性物质造成的危害日益令人关切。”

  今后公安部门的缉毒工作仍然严峻和繁重。拒毒、防毒、禁毒,不能仅仅依靠缉毒英雄们,而应当始终是全社会、是我们每一位公民应当自觉履行的义务责任。

http://sanjay-j.com/damazhiwu/340.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