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lebo视讯 > 大马 >

第542章:炎京大J情!超远程核打击!

发布时间:2019-07-06 10:20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在彗星大撞击的那个天坑中沈浪被俘固然是在计划之内,但仇妖儿和赢无冥的战斗也是真的全力以赴,结果她还是输了。

  赢无冥是姜离唯一的嫡传弟子,最牛逼的血脉他有,最牛逼的上古装备他也有,最牛逼的上古典籍他依旧有。

  沈浪拿起仇妖儿的手,上面空空如也,连一只最普通的戒指都没有,沈浪将他放进嘴里,轻轻地噬咬着。

  沈浪道:“你说我如何才能打得过赢无冥呢?光明正大,单打独斗击败他呢?有没有这个可能性呢?”

  仇妖儿想了很久很久,沈浪以为她会说出一些讽刺之言,但没有想到仇妖儿道:“你果然和所有人都不一样,手无缚鸡之力就想要击败一名强大到极致的敌人,甚至你连他究竟有多强都不知道。”

  未来他或许会北伐,但目标应该是大炎帝国。新乾王国本就是大乾帝国原来的一部分,那里的很多官员,很多子民对大乾帝国还有深刻的记忆,对姜离的感情也还在。

  宁元宪一再说过,新乾王国的官员和子民对沈浪情感非常复杂,充满了同情,甚至还有一点情感,但是又敬而远之,他们害怕战争,不希望改变现状。

  沈浪很早以前就说过,他对夺取天下,君临天下没有任何兴趣,他唯一的目标就是天下无仇。

  如今他的仇人名单已经没有几个名字了,赢广父子,浮屠山之主,大炎帝国皇帝。

  首先,新乾王国和官员和百姓对大炎帝国是充满仇恨的,因为二十几年前姜离暴毙之后,大炎帝国的军队就变成畜生,在大乾帝国的土地上蹂躏了半年多时间,杀了百万人,糟蹋了几百万女子,几乎家家血泪。

  所以当赢广父子表态要脱离大炎帝国的时候,新乾王国的民众和官员显得非常平静。

  那么只要击败了赢广父子,新乾王国的官员和子民几乎毫无选择,只能效忠沈浪。

  杀赢广沈浪已经设下了毒计,就是那只龙蛋,里面装了可怕的放射性物质,长年累月的辐射之下,赢广的身体已经会受到致命之打击。

  但沈浪一直都是这样天马行空的,他从来不管能不能做到,都是先设定一个目标,然后想尽一切办法去实现他,甚至完全不折手段。

  当然,也不能说没有一点点方向,只能说有模糊的方向,但是通往这个方向的道路一片黑暗。

  “陛下,有人秘密来访。”张春华直接进入了房间,然后望向仇妖儿的目光充满了妒忌。

  沈浪从床上起来,进入浴桶沐浴更衣,张春华跟了上来为沈浪洗澡,换上了全新的袍服。

  “陛下,这个来访的客人,你一定想不到是谁。”张春华一边为沈浪梳着头发一边说道,然后又忍不住在他嘴唇上吻了好一会儿,显得非常神秘兮兮。

  顿时,张春华呆了,望着沈浪足足好一会儿,直接坐在他的腿上娇声道:“你又让我情动了,请问你还行吗?我有点想了。”

  躺在床上的仇妖儿翻了一个白眼,将脸蛋转到一边,魔鬼身材背对着沈浪,这个男人吹牛还真是不打草稿。

  帝国廉亲王离开南部海域黑城堡之后,并没有立刻返回炎京,而是秘密造访怒潮城。

  “沈浪陛下,我们终于再一次见面了,时隔多年,别来无恙啊。”大炎帝国廉亲王笑道。

  沈浪脑子里面不由得回忆了很久,这才记起来和廉亲王在哪里见过,这真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就是老楚王和越王宁元宪边境会猎的时候,当时帝国廉亲王就在,不过当时沈浪只是一个无名小卒而已,廉亲王连正眼都没有看过。

  廉亲王道:“这种事情你应该知道的,他和你关系太密切了,肯定要受到最大的牵连,我只能说他还活着。”

  沈浪心脏微微一阵抽搐,但是很快将这个念头抛在了一边,因为这件事情现在不能谈,会让他很被动。

  也难怪张春华会神秘兮兮的表情,因为帝国廉亲王的到来确实非常让人惊诧,按说大炎帝国和沈浪完全不共戴天,双方又有什么好谈的?

  “哦。”廉亲王点了点头,然后端起一杯茶饮下,再也没有提起敏郡王这个人,仿佛死的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人一般。

  “说来我像不像扫把星啊?”廉亲王笑道:“天越城大决战之前,我也去拜访天越城,见了当时通天寺出家过的越王,结果越王和祝红雪大败。之后我又去拜访过吴王,想要逼迫他妥协,结果吴王大开杀戒,把内阁杀得干干净净。这一次赢广和浮屠山联军要来攻打你怒潮城,我又去拜访了,结果吴长老和赢无缺战死。”

  沈浪道:“廉亲王,这大概更加符合您的心意吧,炎京一定非常乐意见到浮屠山和赢广联军的战败。”

  廉亲王道:“也不能说战败,因为他们的战斗力还是远远超过你的,只不过没有想到你竟然从他们手中逃脱出来,并且发射了龙之悔。”

  沈浪道:“如果这一战,赢无缺和吴长老大获全胜,杀绝了我的怒潮城,并且俘虏了我全家。那你们大炎帝国会怎么办?会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直接发射龙之悔消灭吴长老和赢无缺的军队吗?”

  廉亲王道:“我一直都在浮屠山的黑城堡,就是做人质的,一直到大战结束才离开。我不去的话,他们也不敢专心致志来攻打怒潮城。”

  沈浪道:“他死了,您大概也不是很伤心吧,毕竟他让您的家族声名受到了玷污。”

  “沈浪陛下,在你的心中是不是一直觉得自己非常正义无双?”廉亲王忽然道:“你觉得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如同太阳一般光明,而我们大炎帝国则是邪恶的?”

  沈浪摇头道:“我不在意这些的,我一直都说过,我的目标只有一个,天下无仇。我对成为东方人皇没有半点兴趣,只要将仇人名单上的人全部除掉,那我的任务就算是结束了,我就要去浪……迹天涯了。”

  “别人要说这句话我不信,但从沈浪陛下嘴里说出来,我完全相信。”廉亲王道:“你真是连一点点政治野心都没有,否则到现在你也不会只掌握一个怒潮城,对吴楚越三国的权力完全置之不理。”

  沈浪给廉亲王的茶杯倒满,问道:“廉亲王,您也是大炎帝国的核心高层了,而且您的母亲还是我的祖母的妹妹对吗?”

  “对。”廉亲王道:“姜姬两姓,本就是天下最尊贵的姓氏,我们世世代代联姻,几乎不分彼此的,一直到了姜离陛下这一代,两家才彻底撕裂。”

  沈浪道:“我的仇人名单上已经没有几个人了,但是还有一个关键性仇人,我甚至不知道他是谁,您能告诉我吗?当年是谁杀了姜离陛下?”

  廉亲王道:“姜离陛下,天下第一强者,你的母亲天下第二强者,结果双双暴毙了,这是百年来的未解之谜,你来问我?真是高估我的分量了。”

  沈浪道:“这就麻烦了,他不可能告诉我的对吗?除非我击败他,除非我杀入炎京皇宫他才会告诉我这一切,对吗?”

  沈浪道:“但是现在,我甚至连和他为敌的资格都没有对吗?我还必须先灭掉赢广父子,灭掉浮屠山,才有资格和他成为敌人?”

  廉亲王道:“当年祝红雪率领血魂军追杀矜君,一直杀到沙蛮族最南端的天绝峰,也就是金刚峰。矜君的几万人遁入金刚峰上古遗迹之内,如今应该还在里面吧?”

  廉亲王道:“而如今,赢广和浮屠山囤积重兵在金刚峰上古遗迹周围,设下了天罗地网,就等着你自投,这是他们在南边的棋局。而在北边,赢无冥集结新乾王国的军队,还有浮屠山的军队,随时可以突袭,瞬间灭掉吴楚越三国的任何一个王都。这南北棋局,沈浪陛下打算怎么破解呢?”

  廉亲王道:“明人不说暗话,首先我们是绝对不允许你再一次落入赢广和浮屠山手中的,你之前的疯子行径,给大炎帝国带来了巨大的被动。如果没有你,赢无冥也根本无法代表浮屠山参加超脱势力议会。”

  廉亲王道:“现在只有一件东西能够阻止赢无冥大军突袭吴楚越三国,也只有一件东西能够逼迫赢广和浮屠山的军队撤离金刚峰周围,那就是龙之悔,而且一支还不够。众所周知,沈浪陛下只剩下一支龙之悔了,而且要用来保护怒潮城,是绝对不能动用的。那么这个世界上只有我们才能真正拥有龙之悔了。”

  沈浪道:“莫非炎京要借龙之悔给我?那就太感谢了,我们这就签约,你借我十支龙之悔,一年内我还你一百支。”

  沈浪陛下,你不是当时的小赘婿小痞子了,竟然还是如此信口雌黄,张口就来,能不能有一点点君王的严肃风范?

  这就像是某些老哥撸小贷一样,完全就当时发工资,从来没有想过要还,你就算百分之一万的利息老哥都敢借,还钱是不可能还钱的,如果还了,那以后谁还敢借我?这就是老哥们的信条。

  廉亲王道:“借龙之悔是不可能的,但我们可以代为发射,攻击新乾王国或者浮屠山,而且一次性发射两支,当然发射的具体目标由你来定,但是却要经过炎京的审核同意。”

  沈浪道:“这样虽然不如直接把龙之悔借给我,但我也能接受,我这个人不挑的。”

  廉亲王道:“沈浪陛下清楚地知道,龙之悔是世界上最强大的战略级杀器,价值连城。上一次为了区区一两支龙之悔,你竟然愿意用自己的生命去冒险。那么这一次为了两支龙之悔,你愿意付出什么代价呢?”

  “这个价格不行?”沈浪道:“有点低了啊,那我就给一个更高的价格,高到让你心惊肉跳的价格。”

  沈浪点头道:“对,这个行省整整十九万平方公里,我用他来换两支龙之悔,这个价钱够惊人了吧,足够毛骨悚然了吧。”

  廉亲王道:“没错,这个价格确实很惊人。但沈浪陛下,这河东行省现在是属于赢广父子的啊,你割让赢氏的江山,来还我大炎帝国的龙之悔?”

  沈浪道:“新乾王国也是我大乾帝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啊,所以河东行省也是属于我的啊?”

  这个开价是足够惊人了,这就大概俄罗斯跟欧盟说我把德国的东半部全部割让给你们的,只要你们付出一千亿欧元就可以了。

  什么?你说德国东部和俄罗斯有什么关系?在几十年前东德可是属于苏联阵营的,可是我们华沙组织的一部分。

  廉亲王算是知道了,和沈浪之前正常的谈判完全是不可行的。想要玩那种讨价还价?完全不可能,你敢漫天要价,沈浪就敢漫宇宙地答应你。

  所以廉亲王直接开价道:“我们要一件东西,就是你的那只特殊飞行兽。只要你答应了,我们愿意为你代射两支龙之悔,攻击新乾王国和浮屠山。这个价格应该不高吧,你那只飞行兽就算再珍贵,也比不上两支龙之悔。”

  沈浪笑道:“话是没错,你但这两支龙之悔你们本来就想要射击。你们知道我脱离了赢广和浮屠山的掌握,所以知道他们不能再发射龙之悔了,再也无法对大炎帝国进行战略威慑了。所以炎京要惩罚赢广,这才是你们要发射两支龙之悔攻击新乾王国和浮屠山的目的。而且你们又不愿意和赢广公开撕破脸皮,更不愿意公开承认自己用龙之悔摧毁大炎王朝诸侯国。所以就用我的名义发射,我这个黑锅不能白背啊。所以我不但不能付钱,你们还要给我钱,我才能把名义借给你们发射龙之悔。”

  “我们大炎帝国为你发射两支龙之悔攻击赢广和浮屠山,还要付钱给你?”廉亲王道:“沈浪陛下,做人不能无耻到这个地步啊。”

  沈浪道:“廉亲王,请你搞清楚,是你们自己要发射龙之悔攻击赢广和浮屠山,然后让我背黑锅,我沈浪难道是吗?如同革命的一块砖,哪里需要就往哪里搬?再说我救出矜君之后,实力更加强大,不是更加能够和赢广、浮屠山势均力敌,两败俱伤吗?这完全符合大炎帝国的利益啊。”

  廉亲王望着沈浪良久道:“既然这样的话,那也就不必再谈了,我们那两支龙之悔完全可以不发射的。我们完全可以眼睁睁看着矜君几万人死在金刚峰上古遗迹之内,我们也可以眼睁睁看着赢无冥的军队灭掉楚国王都,然后你沈浪陛下完全无能为力,身败名裂。”

  沈浪道:“有没有搞错啊廉亲王?现在是你们大炎帝国要坐山观虎斗啊,扶弱踩强本来就是你们要做的,谁让你们是霸主啊。既然不能增强我的力量,那就有必要削弱赢广和浮屠山的力量,在这一点上我和炎京的利益完全是一致的,而现在你竟然为了这一点点蝇头小利而打破大炎帝国的战略部署?你们就那么鼠目寸光吗?”

  廉亲王怒吼道:“沈浪陛下,那你的意思是说,我们还要求着你答应,我们代替你发射两支龙之悔攻击赢广和浮屠山咯?我们还要求着你让我们拯救楚王都,拯救矜君咯?”

  沈浪道:“也不用说求,我和炎京虽然是敌人,但是偶尔也能有共同的利益,既然方向一致,那也不妨约上一炮,大家你情我愿,男盗女娼,又说什么求呢?”

  足足好一会儿,廉亲王说不出话来,就是那种我知道你算是在胡说八道,但是说得太无耻了,以至于完全没有话来反驳你。

  “沈浪陛下,我希望你能有办法拯救矜君,拯救楚王都,或者越王都,你的时间可不多了,一旦身败名裂,就再也无法挽回了。”廉亲王道。

  沈浪道:“皇帝陛下闭关,现在炎京是太子坐镇。他虽然也非常出色,但毕竟比不上大炎皇帝。上一次赢广发射龙之悔,摧毁了于兰国主城,结果大炎太子活生生说这是地震,完全是唾面自干。之后赢无冥代表浮屠山出席超脱势力议会,更是在炎京脸上扇了一个耳光。之前我在赢广手中,新乾王国能够发射龙之悔震慑炎京,大炎太子只能忍下这口气,因为他的主要战略还是坐视我们和赢广两败俱伤,炎京坐收渔利。而现在我已经脱离赢广的控制,大炎太子能够不报复吗?能够忍得下这口气吗?要知道现在炎京有多少人在盯着这位太子殿下了,都在怀疑他能不能继承这个皇位呢?”

  沈浪道:“所以不管怎么样,炎京都想要对赢广和浮屠山进行一次致命打击,而且都需要借用我的名义。因为赢无冥口口声声拥护大炎帝国,炎京也口口声声大谈赢氏家族的忠诚,所以这张面具还是要戴的。不管我答应不答应,炎京这两枚龙之悔都要发射,我何必为此掏钱呢?我不向他们要钱就已经好了,我出面背这个黑锅已经够意思了。”

  张春华道:“我的陛下,你无耻的神韵,太让我心动了,现在不如趁着有闲,我们来一次真正的勾搭成奸?光天化日之下,进行某种苟且?”

  沈浪赶紧摇头道:“不行,不行,刚才仇妖儿刚刚折腾我四次,我就算是铁打的身体也承受不住啊。”

  张春华一愕,刚才不是说三次吗?怎么又变四次了?夫君你这吹牛还见风涨的吗?

  沈浪道:“没有必要,很快廉亲王就会再一次找上门的,到时候我们就要狮子大张口,指定两个毁灭目标,顺便也试探一下,大炎帝国究竟有多么强大,尤其是能不能进行超远程战略打击。”

  廉亲王颤抖道:“不要得寸进尺啊,更加不要践踏大炎帝国的耐心,这种欲擒故纵的手段完全是贻笑大方。”

  真就如同沈浪所料,炎京对赢广和浮屠山进行战略打击的意图非常强,有没有沈浪都要进行。

  但是炎京这两支龙之悔究竟射向哪里?这就需要和沈浪谈判了,如果沈浪想要射向某个固定的目标,比如射向金刚峰外面的浮屠山和赢广联军,将那支强大的主力大军彻底从这个世界上抹去。彻底接触矜君之围困,那就需要付出一定的代价。

  当然有一个致命的问题,龙之力发射装置是非常巨大而又笨重的,炎京距离金刚峰何止万里啊,龙之悔射击距离不超过五百里。想要越过新乾王国,想要越过浮屠山势力范围把龙之力和龙之悔运到金刚峰五百里处再进行发射?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事实在这个世界,所谓的远程战略打击能力这个概念还不存在,沈浪来自于现代地球,所以才有这个观点。

  但沈浪是真不知道,大炎帝国是否拥有这个能力,如果有的话,那实在是……太可怕了。

  当然如果真的能够实现,消灭赢广和浮屠山在金刚峰外那支强大的主力大军,那真的足够给整个天下,给赢广和浮屠山前所未有的震慑,足够彻底惊爆天下。

  “非常抱歉,廉亲王,我们的陛下真的不是故意要和您玩什么手段,他是真的不在怒潮城,请您等两三天时间好吗?”张春华道:“他肯定很快回来和您谈判。”

  准确说不是他发现的,而是大超,它最近没事,天天在海底疯玩,结果在距离怒潮城几百里的海底,竟然发现了一个惊人的漩涡,那里面好像藏着一个上古遗迹。

  注:这章构思了很久,一夜未眠写到早上七点,给大家道歉了,泪流满面。另外有月票的兄弟千万给我吧,糕点真就靠兄弟们支持撑下去了。

  《史上最强赘婿》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玄幻小说,六零文学转载收集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

http://sanjay-j.com/dama/163.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